首页
系统消息:
佛历:2563

2018年二月十九观音... [2018/3/26] 
九月十九日观世音菩萨出... [2017/10/27] 
恭迎二月十九观音圣诞忏祈福法会 [2017/3/5] 
释迦牟尼佛成道日龙兴禅... [2017/1/1] 
举拜观音菩萨圣诞法会 [2016/7/11] 
四月初四文殊师利菩萨圣... [2016/5/6] 
余杭龙兴禅寺将启建梁皇... [2016/4/18] 
二月十九观音菩萨圣诞法会 [2016/3/15] 
  龙兴禅寺建于宋和七年,即建于1125年,至今已有885年的历史。在广大信众和热血人士在精神、人力、物力上的投资……
 
要命的赏赐( 一 )
编辑:金 伽 纱 | 来源:禅 理 故 事 | 日期:2019/10/20

一、三局较量

日本有个天皇去世了,继位的新天皇下令全国禁乐三年,停止一切娱乐活动。可是,与此同时,新天皇却亲自大张旗鼓地操办了一场全国范围内的围棋国手争霸赛,理由是先皇一生酷爱围棋,特举办此活动以示悼念。

当时的日本,从大唐帝国传过来的围棋技艺,已经有两百年了,举国上下流行下围棋,高手不乏其人。这次国手大赛的获胜者,除了能获得“国手”这个独一无二的尊贵称号外,还能得到一座豪宅、无数金银,最让人心动的,是还能得到一个倾城倾国的美女——享誉京都的艺妓南村光子。

经过一轮一轮的淘汰赛,进入决赛的是来自竹源的棋院大师犬养次郎和来自雀寺的高僧宽莲和尚。犬养次郎笑哈哈地对宽莲和尚说:“久闻和尚大名,说是建筑设计、铁匠木匠无所不通,棋艺尤为出众。听说和尚多次和先皇下棋,结果都赢了天皇。所以这次最担心遇见和尚,结果还是遇见了。”宽莲和尚也笑哈哈地回答道:“外面人都说犬养大师曾到大唐帝国拜师学棋多年,想必也是不同凡响了。想当年仁明天皇的时候,棋艺全国第一的高岳亲王到大唐帝国挑战,一盘棋只下了三十三手,就被大唐的一个姓顾的三流棋手打败了。由此可见,大唐帝国的棋艺非我等岛国可比啊!”

说笑归说笑,从两个人的气势上来看,都是志在必得的。比赛由宫内府长官竹野亲自主持,将采取三局两胜制,谁先取得两盘比赛的胜利,谁就是国手。比赛期间,两名选手将入住皇室棋馆,比邻而居,不得接触其他闲杂人等。

大赛前夜,犬养次郎刚刚躺下,就听见隔壁和尚的屋里传来“梆梆梆梆”的木鱼声。犬养次郎不由赞叹道:“好虔诚的和尚啊!”没想到过了好久,敲击木鱼、诵念经文的声音都没有停止。就这样,隔壁的木鱼声响了一夜,犬养次郎在榻榻米上也翻腾了整整一夜。到了黎明,疲惫至极的犬养次郎终于忍不住了,悄悄来到宽莲和尚的窗下。原来和尚的窗户整夜开着,怪不得木鱼的声音那么大呢。可是不对,坐在窗前敲木鱼的,好像不是和尚。头皮青青、眉清目秀的,原来是宽莲和尚的小徒弟。正在这时,宽莲和尚醒了,只见他伸了个懒腰,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从两只耳朵里往外掏棉花球,睡得很满足的样子。

不用说,第一盘棋宽莲和尚赢了,即使南村光子给犬养次郎斟了好几次浓茶,他也抵挡不住浓浓的困意。犬养次郎赛后红着两眼抱怨说:“和尚的木鱼敲了一夜,让人整整一夜都没合眼,真受不了啊!”宽莲和尚抱歉地说:“原来是这样啊,不知道犬养君还挺娇气,那么今晚就不敲了。”竹野长官面无表情地给二人行了礼,点点头说:“那就这样吧!”

这一夜和尚果然没有敲木鱼,可是不知哪里来了几只蛐蛐儿,又“咯咯吱吱”地叫了一夜。早晨的时候,犬养次郎神清气爽、一副斗志昂扬的样子。宽莲和尚关切地问:“昨夜听见蛐蛐儿叫了一夜,不知犬养君休息得怎样?”犬养次郎摊开手掌,里面是两个棉花球,他哈哈笑着说:“耳朵里塞上棉花球,果然安静多了,舒舒服服睡了个好觉。”他把棉花球递给南村光子,故意冲她眨眨眼,小声地说:“光子小姐先替我收起来吧,回来睡觉的时候,小姐再帮我塞上。”南村光子躬身接了过来,随后又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宽莲和尚看在眼里,面无表情地说:“跟小姐说这样的话,不大合适吧?”

犬养次郎没有回答,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华丽的小香包,递给南村光子说:“这里面的香粉,是从大唐帝国带来的,据说是由沉香、檀香、乳香、茉莉油、玫瑰香水等多种名贵香料制成,送给小姐吧。”南村光子俯身行了礼,开心地接了过来。随后她迫不及待地打开了,顿时,一股浓烈的香气立刻弥漫了整间棋室。宽莲和尚忍不住咳嗽起来,似乎有些过敏。南村光子不好意思地说:“真对不起,让您不舒服了。”宽莲和尚用袖子捂了捂口鼻,觉得不礼貌,就又把手放下了。

竹野长官依旧面无表情,只是催促说:“第二局比赛,那就开始吧。”犬养次郎就这样一边和南村光子调笑,一边落子的时候把棋子拍得“**”响。宽莲和尚在犬养次郎的喋喋不休和南村光子呛人香味的双重刺激下,棋艺没能正常发挥,终于败了一局。

吃晚饭的时候,宽莲和尚客气地请求说:“能得到国手称号和巨额赏赐,当然很吸引人。可是和尚老了,很需要一个像南村光子小姐这样的女孩子来照顾呢,拜托犬养君明天输给我吧,那些金银之类的赏赐,我会全部送给犬养君的,拜托了。”犬养次郎皱了皱眉:“那样的话,还不如让和尚直接杀了我呢。”说完这话,犬养次郎饭也不吃就提前回去了。

决赛开始了,宽莲和尚坐在棋盘前抓耳挠腮,一身的小红点,竹野关切地问道:“和尚不舒服吗?”宽莲和尚无奈地说:“不知怎么回事,昨晚被跳蚤咬了一夜,让大家见笑了。”犬养次郎看了看南村光子,戏谑地说:“哦,原来是这样,和尚该洗澡了吧?”南村光子捂着嘴,又“吃吃”地笑了,宽莲和尚的脸不由红了起来。

高手过招,也就在一念之间,宽莲和尚盘中屡次弯曲食指中指,叩击桌面,似乎向犬养次郎跪求让步,犬养次郎都熟视无睹,一脸冷漠。宽莲和尚终于输了第三局,而犬养次郎,如愿获得了“国手”的称号。

[关闭窗口] [打印窗口]
首  页 新闻资讯 龙兴春秋 佛教图片 龙兴书画 佛事活动 在线留言 禅修天地 正信佛教 广种福田
友情链接: 国家宗教事务局 中国佛教协会 浙江省民族宗教委员会 灵隐寺
COPYRIGHT (C) 龙兴禅寺 E-mail: slj11173@163.com QQ号:422084969
地址:浙江省杭州余杭区龙兴禅寺 邮编:311100 电话:13606611173 备案号:浙ICP备12001763号